永遠,我等    余光中




如果早晨聽見你傾吐,最美的

 

那動詞,如果當晚就死去

 

我又何懼? 當我愛時

 

必愛得悽楚,若不能愛得華麗

 

 


你的美無端地將我劈傷,今夏

 

只要伸臂,便有奇蹟降落

 

在攤開的手掌,便有你的降落

 

在我的掌心,蓮的掌心

 

 


例如夏末的黃昏,面對滿池的清芬

 

面對靜靜自然的靈魂

 

究竟哪一朵,哪一朵會答應我

 

如果呼你的小名?


 


只要池中還有,只要夏日還有

 

一瓣紅艷,又何必和你見面?

 

蓮是甄甄的小名,蓮即甄甄

 

一念甄甄,見蓮即見人

 

 


只要心中還有,只要夢中還有

 

還有一瓣清馨,即夏已彌留

 

即滿地殘梗,即漫天殘星,不死的

 

仍是蓮的靈魂

 

 


永遠,我等你分唇,啟齒,吐那動詞

 

凡愛過的,永不遺忘。凡受過傷的

 

永遠有創傷。我的傷痕

 

紅得驚心,烙蓮花形




 

《余光中先生的生平簡介》

 

余光中生於1928年,是一位著名的詩人、散文家、批評家和翻譯家。1952年畢業於台灣大學外文系,1959年獲美國愛荷華大學藝術碩士學位,先後任教於台灣東吳大學、師範大學、台灣大學、政治大學,中山大學。曾獲得吳三連文學獎、中國時報獎、金鼎獎、國家文藝獎等獎項。在年輕時,余光中常戲稱自己可以「右手寫詩,左手寫散文」。關於他的詩一向都帶有很重的自我生命反思感,而他的散文也常以自我為中心,是個〝情〞留處處,把心完全投入在文章裡的人。早期的作品如《逍遙遊》,《望鄉的牧神》等卷章,氣魄雄厚,色彩瑰麗,有「余體」之稱。





《心得》


個人
很榮幸在大學時期曾當過余光中先生的學生,所以對老師的作品不敢說耳熟能詳,但也略知一二。余老師的名作很多,不勝枚舉,今天我選了這首新詩「永遠,我等」來與大家分享,是因為當我讀它時,腦海裡淡雅清香的蓮花倩影盡現,而詩中的某些詞句在剎那之間也碰觸到我內心深處,帶給我一種淡淡的愁緒與些許的感傷。




說起永遠這兩個字,也許在現實生活中並不是那麼容易存在,但癡情的人總是願意無怨無悔地一直等下去,即使他等的可能是一個永無回覆的聲音。外表清麗的蓮花,只要夏天一過也是會凋殘,但殘落之後,明年還是一樣會照開照紅...儘管如此,詩人對她的愛戀,卻始終不忘。不管花開花落,詩人就是懷念她花開過的美,花開過的純,即使,這輩子有可能都無法等到的愛。



 


在整首詩中,余光中先生用最美麗的語言,把自己和蓮花之間的愛,表露無遺。「若是在早晨能聞到蓮花傾吐芬芳,那麼當晚即使死去,我又何懼?」這是多麼感人的詩句啊!「當我愛蓮花時,必愛得悽楚,若不能愛得華麗」這幾句又讓人感受到余先生對蓮花的愛戀是多麼的情真意切。我想各位讀者在您一生的愛情旅途中,多少也有遇到過一兩位讓您心動的情人吧,或許您無緣和他()長相廝守,天長地久,如果真是如此,其實也不必太難過,我們不妨學習學習席慕蓉小姐在她詩中所表達的溫柔態度...“不管你們相愛的時間有多長或多短,若你們能始終溫柔的相待,那麼,所有的時刻都是一種無瑕的美麗,若不得不分離,也要好好地說聲再見,也要在心裡存著感謝,感謝他()給了你一份記憶。我想每個人都應該有一種體認,那就是對於生命中的每一段戀情,無論其中的過程是甜蜜還是苦澀,那些點點滴滴的往事都是值得我們感謝,值得我們懷念的,即使“對方的愛有時如過眼雲煙,可能一輩子再也等不到,回不來了......



 

 

 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race1133 的頭像
grace1133

daffodil1133的部落格

grace11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allenyll
  • 可惜在我讀大學時
    余先生已沒在交大學部英詩了
    不然好想去聽他的課!

    蓮的心事
    讓人的聯想起好多
    很喜歡在夏日清晨
    騎車到白河蓮鄉連墀間小路繞
    好棒的感受!
  • 謝謝阿倫先生的共賞與回應。

    記憶中的余老師,不笑時,外貌略顯嚴肅,但是上起課來可是
    談笑風生,幽默的很。已經八十高齡的他,不知近況如何?
    有點想念老師.....

    我記得好像是在七月底還是八月初,我曾去植物園觀賞荷花。
    那天我看得真是如癡如醉,流連忘返。我不知北部哪兒有漂亮的
    蓮花池可欣賞? 只知台南的白河蓮花頗負盛名,但是對住在北部
    的我而言,有點路途遙遠,所以只能在網路上瀏覽了。
             

    grace1133 於 2010/09/27 20:45 回覆
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