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!熱!熱!這幾天伊朗氣溫高達52度,西班牙44,中國大陸40,台灣37,不知大家是否都熱到凍未條呢?沒關係,來讀讀這兩首詩詞吧,或許可以幫你消消暑,解解熱,至少看看荷花,清涼一〝夏〞也是很不錯滴!










古風 (其二十六) 唐 李白



碧荷生幽泉,朝日豔且鮮。

 

秋花冒綠水,密葉羅青煙。

 

秀色空絕世,馨香竟誰傳?

 

坐看飛霜滿,凋此紅芳年。

 

結根未得所,願托華池邊。

 




譯文:

碧綠的荷葉生長在一道幽泉上,每當朝陽東升時,荷花都會顯得特別的鮮豔與嬌滴,彷彿是翡翠色的綠粉撒在粉紅的花朵,而濃密的荷葉上也彌漫著一股青色的煙霧。荷花的美是空前絕後的,她的馨香品性有哪一種花能像她一樣呢?無奈寒風一來,把她吹得掉落滿地,讓她失去了芬芳而漸漸凋謝;荷花的一生無所依託,在隨波飄蕩時,她還是選擇生長在華池的旁邊。

 

 




一剪梅  宋 李清照



紅藕香殘玉簟秋。輕解羅裳,獨上蘭舟。

 

雲中誰寄錦書來?雁字回想,月滿西樓。

 

花自飄零水自流。一種相思,兩處閒愁。

 

此情無計可消愁,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。

 




譯文:

粉紅色的花謝了,竹席子讓人感到有清秋的涼意。輕輕地解開薄紗羅裙,換上便裝,我獨自泛一葉蘭舟。天上成群的雁子飛回來,沒有帶來任何的書信,只有月光灑滿了西邊的亭樓。花不斷地在飄落,水也不斷地流著。兩人同樣的相思,卻分隔兩地在愁悶著。這種愁緒實在無法排遣,才剛從微蹙的眉間消失,卻又纏繞到心頭裡來。

 





《後記》

關於上面兩首詩詞的賞析,諸君可在網路上查到,所以個人就不再贅述。今天只想單純的跟各位討論荷花的美。南海路附近的植物園,我想大家至少都去過吧!在國立歷史博物館的背後,有一個開滿紅紅白白荷花的大池塘,很多路人遊客經過時,都會駐足欣賞一番。記得高中時代,我常和同學去那兒閒坐發呆,有藝術天分的同學,還會拿起畫筆開始捕捉荷花清美的神韻。記憶中那時的荷花池,除了有大片的青綠荷葉,還有不少含苞待放的荷花和綻放盛開的荷花,景色之美,讓人流連忘返。站在池邊,似乎也可聞到漫溢的花香,令人心曠神怡。



荷花雖然生於淤泥,但她給人的印象卻是不染塵汙的。有時下過雨後,還可以在荷葉上看到圓珠狀的水滴,滾來滾去,晶瑩剔透,讓人覺得別有一番趣味。有一點令人感到可惜的是,這幾年來,不知是不當的「放生」,還是園內缺乏適當的保育與管理,前兩年當我再度前往時,發現荷花池已不如當年的乾淨和美麗。無情的歲月,就像河流一樣,匆匆流逝,已是OBS的我,想起35年前的青澀模樣和一些年輕往事,讓我突感唏噓,或許這個週末,我會重遊舊地,再度去拜訪那些粉紅色的新娘,聞聞她們是否還是那麼清香,看看她們是否還是那麼的飄逸。荷花啊,荷花 願妳們永永遠遠還是那樣的醉人清新!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race1133 的頭像
grace1133

daffodil1133的部落格

grace11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